从杜甫韩愈到余光中夸李白的诗都红了但最懂诗仙的却是辛弃疾

发布日期:2019-07-07 00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果说“会撒娇的女人好命”,那会夸人的诗人也挺招人喜欢的。当年贺知章因为读了李白的《蜀道难》,夸了他一句“谪仙人”,被人称道了千年,都说这位老前辈果然识货,有眼力。事实上,夸李白的并不只贺老先生一人,不少人还专门写诗夸这位谪仙人。而颇有意思的是,从杜甫到韩愈到余光看,夸李白的诗似乎都红了,而且有的一红就红了上千年。

  那么在这些诗作当中,哪一首说得最在理呢?又是谁最懂李白呢?小编不才,窃以为不是同时期的杜甫,不是百代文宗韩愈,也不是当代诗坛健将余老先生,而是南宋那同样落寞的辛弃疾,为什么这么说?让我们一一道来。

  公元744年,李白和杜甫首次相遇,诗仙和诗圣相见恨晚,于是开始了在开封、商丘等地的畅游。这一年李白44岁,杜甫33岁,这段短暂的相处后,杜甫就从没忘记过这位前辈加挚友。杜甫一共给李白写过10几首诗,这首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最为有名。

  从诗中华丽的语句,我们不难看出杜甫对李白的小小崇拜。他称李白为狂客,又称他为仙人;称他有惊风雨,泣鬼神的的笔力。他见证了李白声名鹊起的高光时刻,眼见他在朝中风生水起。在杜甫心中,李白的诗一定会流芳百世。身为同时代的诗人,杜甫确实是最懂李白诗的,只是他只看到了李白诗中的狂,却未必看到了光环背后的落寞,毕竟诗仙是极少在诗中展现这一面的。

  韩愈会写这首诗,完全是出于一腔愤怒。当时不少人有嘲讽李白和杜甫的意思,于是韩愈这首诗中,全力称颂二人。诗中最出名的也是前四句:

  韩愈写此诗时,李白已去世50多年。首句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”在当时来看似乎夸张,时隔千年再来看,却只能感叹韩愈的预见性。李杜的文章是后世难以企及的高山,后人的故意诽谤,不过是不自量力的蚍蜉撼大树。虽然韩愈对李白颇为推崇,但在这首诗中我们却没找到他对李白真正的理解,或许正如后世的我们一样,每每读诗仙之作,总是为那绝妙的比喻,奇绝的想象力倾倒,却终究无法走进他的精神世界,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脑袋里会有那么多奇思妙想。

  这27个字,也是近些年很火的诗,余先生抓住了李白诗中最常见的三大意象——酒、月、剑,再加上一个“豪”字来总括,不得不说是颇有见地的。而最后“半个盛唐”之说,虽略显夸张,但也足见先生对诗仙的肯定。只是在这首《寻李白》中,余先生只是千年后的晚辈的视角,从李白平生千首诗中,试图窥见其真人、真情,这本身就颇有难度,于是总归显得浅了些。

  从红的程度来看,辛苦这首诗并不像前三首那么出名,也没有惊人之语,但却句句都是道理,让我们来品一品:

  全诗从李白的生平经历、性格,讲到他的志向,表达了诗人对李白全方位的理解。一、二句从李白的高光时刻,讲到人间过夜郎,这是对其平生的总结。而三、四两句是对先贤已去的感慨,“青山埋骨”固然悲凉,但辛弃疾知道对于诗仙来说,有明月江水青山相伴,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。而对于诗仙的影响力,他用“至今香”3字概括。

  五、六两句是对李白平生之志和性格的总结,一生纵情山水的李白狂在江河之上。做为大唐最牛驴友,据不完全统计,李白一生到过18个省,登过80多座山,历过60多条河,行程几万公里。这一点同样最爱驰骋于山河间的辛弃疾是最懂的,于是才有最后一句“定要骑鲸归汗漫,故来濯足戏沧浪”的感叹。

  对于辛弃疾来说,李白的狂不只在他的诗中,而是贯穿在他生命的旅途中。而葬于青山明月下,则是他最好的归宿。终究,一生放不下沙场,同时只能在“醉里挑灯看剑”中排角落寞的辛弃疾才是最懂诗仙太白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